快遞到妳家-文學小說出版

  • 文化 類 . 提案人 天際之倩 . 2015/08/31 發表

快遞到妳家-文學小說出版

  • 天際之倩文化 類 . 2015/08/31 發表
1082.2夢想能量

關於項目

本計畫預定發表作品資料: 
(一) 作品名稱:快遞到妳家
(二) 創作年份:2013年3月
(三) 作品頁數:480頁
(四) 作品字數:249,183字數
(五) 故事大鋼(至少1,500字):
一則發生在快遞公司的辦公室戀情,故事主人翁鐘可欣跟隨心的方向追求心儀的曹依潔,進而發展出一段浪漫、甜蜜、幽默、可愛的愛情故事。
故事中不乏激情熱戀的展開,還有那為愛情奮不顧身,飛娥撲火的行為。
兩人間存在著的秘密,讓曹依潔的愛情顯得困難重重帶著痛楚,卻又深陷於無法自拔的狀況,掙扎、難受、痛苦又無法停止。
總經理與行政助理,麻雀飛上枝頭當鳳凰的愛情故事,又與世間的情愛有所不同,只因為兩個主角皆是女性的角色,女同志間的熱戀又會為她們帶來多麼不一樣的進展?

試閱版:

第一幕

辦公室寬敞明亮,三、四十名員工忙碌的工作著,有人站在辦公桌前整理滿桌的資料文件,有人歪頭以著肩膀夾著電話話筒,於櫃子前方一邊翻找著資料一邊通著電話,有人於長長的工作檯前裝箱包裹,填寫單據與客戶核對確認,更多的是坐在辦公桌前,接起時常響起鈴聲的電話話筒有禮的應答。

曹依潔面對好幾疊資料,敲擊鍵盤輸入資料,鍾可欣踩著時尚高跟鞋,臉上浮現笑容,歪著頭瞧看了好幾眼,故意不走寬長的走道,反由曹依潔座位後方走過去,不少人瞧向鍾可欣點頭打著招呼:「總經理。」

鍾可欣點點頭,走到主管辦公桌前坐了下來,身邊有人走了過來,拿著不少文件前來交談,鍾可欣一心二用應付著,大多數時間注意力都是放在頭也沒抬起,貌似專注的曹依潔身上。

鍾可欣連簽了好幾份文件,打發掉上前的人,取來桌上的卷宗資料夾翻開查看,兩眼仍是直勾勾瞧著曹依潔的側臉。

曹依潔面容清秀怡人,有著綁高的長馬尾,挺直腰桿登打電腦的身形顯得單薄,總是一貫的牛仔褲、大一號的polo衫,色系非黑即白,不然就是少見的粉色系。

進到公司近兩個月的時間,鍾可欣就觀察曹依潔一個多月的時間,這個時常臭著一張臉,不然就是面無表情的女孩,雖然會與他人客套攀談說話,但除了公事之外,互動交流就顯得被動了點,曹依潔漫不經心的諸多動作,目光總放在東西、文件、資料上頭,而非人的臉上,就算瞧著對方的臉孔,似乎也沒將對方的臉記在心中,總是禮貌又帶點冷淡,客氣又帶點冷漠。

鍾可欣始終等不到曹依潔這個新進員工正眼看她一眼,接觸甚至極少,曹依潔與其它會做做樣子的員工不同,還給人不太服從的感覺。

幾度見過曹依潔直爽、率真,有話直說的性格,不論是對頂頭上司亦或是副理、協理、經理、站長,甚至面對天天跑外務送快遞的司機都不是個軟柿子,心直口快都曾經與他人直接或間接產生口角、爭執,尤其態度上是沒半點客氣和妥協退讓。

呆坐在辦公室內鐘可欣瞧了好一會,曹依潔伸手向前接起電話話筒湊在耳邊聽,禮貌的說:「飛捷快遞您好。」

鍾可欣呼出一口氣輕笑,站起身走出辦公室,回到位在二樓的總經理室,那兒主管辦公桌本就不是她的位置,可明明為了曹依潔三番兩次的坐在那邊又或是在辦公室內閒晃走動,似乎連一眼也無法讓曹依潔瞧過來。

鍾可欣坐靠在主管椅上,拾拿起搖控器,開啟大尺吋的液晶螢幕,公司內部的即時監控,在眼前呈現好幾小格,鍾可欣選了個看的到曹依潔一角的畫面將其放大顯示,滿腹心思許久最後挑了挑眉決定主動出擊。

宅配快遞資料建完檔,完成既定工作,曹依潔站在檔案櫃前分類歸檔依序收納,身後傳來聲音:「依潔,泡杯咖啡到總經理室。」

合上櫃子的動作停頓了一下,曹依潔轉頭看著那人點點頭,漫不經心的答應,走出辦公室往荼水間的方向,進到荼水間內,曹依潔沒有馬上泡咖啡,而是倒了杯水,慵懶的攤靠在櫥櫃前喝了一會,才端著現泡好的熱咖啡走上二樓。

曹依潔輕敲了兩下門,門外對講機傳來鍾可欣的聲音,曹依潔開啟總經理室的門走了進去,眼睜睜看著曹依潔就站在面前,鍾可欣露出細長的微笑,曹依潔面無表情擺放向前:「總經理妳的咖啡。」

曹依潔看著鐘可欣的時間不過短短兩秒,轉身就要離開,鍾可欣搖晃了一下手中的整串鑰匙,放在桌上發出聲響:「台東送了些限時件來,妳去送。」

曹依潔停下腳步有些遲疑的轉過頭,鍾可欣嘴角上揚勾起一抹微笑,雙手交叉抱胸倚靠著主管椅,曹依潔抿了抿嘴瞥向放在桌上的車鑰匙。

鍾可欣前傾身軀端起咖啡杯,湊在鼻前聞了聞咖啡咖,淺嚐著咖啡,兩眼依舊看著曹依潔,曹依潔有些不服氣這樣的安排,看了一眼車鑰匙又看了一眼鍾可欣,眼神透露著滿滿的問號,隨後才伸手拿起鑰匙:「知道了。」

鍾可欣臉上綻開笑容,看著曹依潔轉身離開關上門,機乎可以猜想的到,曹依潔此時此刻的心情和表情,鍾可欣搖頭晃腦,抑止不住笑意,心情無比愉快品嚐著咖啡。

走出總經理室曹依潔翻了一個大白眼,大步邁開走下一樓,心情是無法形容的糟,雖然說她不過是個行政助理,但跑外務送貨這事兒,竟然要她去?曹依潔臉色既難看又沉重回到了辦公室,走到協理面前還未出聲,協理已遞上整份資料,指著辦公室外那些剛送來的包裹、文件。

看著整疊資料在眼前,曹依潔無奈的伸手接過,走回辦公桌前將電腦關機,對著身旁的人說了一下,才走出辦公室。

廣場內曹依潔持資料夾板,比對十幾件包裹上貼黏的快遞單,確認無誤搬上公務車上,依序排列好要配送的文件,按照順序放置於後車廂,滿腹心思進到休息室。

空無一人的休息室內,曹依潔神情甚為凝重,打開置物櫃取出公司制服換穿在身上,扣好整排的扭扣,拆解下髮圈照著鏡子,握著大木梳梳理長髮,兩手抬起統整長髮,重新綁得高高的,戴上鴨舌帽,馬尾由鴨舌帽後方拉握出來,拿起識別證別在胸前位置。

曹依潔坐進駕駛座,關上車門大聲抱怨:「什麼跟什麼嘛!連送貨也要我來送,我是來做行政助理的,又不是來做司機的。把行政助理當什麼了,簡直是爛公司嘛!」

氣憤的握著車鑰匙插進鑰匙孔,旁邊傳來哈哈大笑聲,曹依潔一臉孤疑的轉頭看著副駕駛座,沒想到身旁已經坐了一個人,而那人竟然是鍾可欣。曹依潔皺了一下眉頭咬著牙,看著鍾可欣放聲大笑的模樣,曹依潔露出僵硬尷尬的表情,錢可欣前撲後繼笑得更加開懷,曹依潔給了鍾可欣一個白眼,轉動車鑰匙發動車子,行程排好的資料夾板,往前擺放在前方,鍾可欣前傾著身子伸長手拿到面前細看。

看在眼裡曹依潔懶得理會,瞧了一眼油裱,開啟車門下了車,直直的往辦公室去去。鍾可欣目光由整疊要送的資料上移開瞧著曹依潔的身影,透過辦公室的玻璃窗看個不停。

坐回駕駛座拉繫好安全帶,有些狐疑的瞧向鍾可欣,鍾可欣完全沒有下車的意思,連安全帶也早早就繫好,曹依潔抿了抿嘴不確定的問:「妳要跟我去?」

看著曹依潔,鍾可欣聳聳肩,曹依潔不悅的轉過頭看著前方,轉動方向盤,行駛出公司。

開著車一點也不想理會鍾可欣,直認為鍾可欣要派她出公差,又全然不信任的要親自盯著她,這點讓曹依潔感受更差了。

第18幕

周六天氣晴朗的中午,美式早餐店包廂內,鍾可欣、曹依潔中間隔了大餐桌,坐在沙發上面對面,氣氛凝結到了冰點。鍾可欣手肘斜立在沙發椅把處托著頭,兩眼直勾勾盯著曹依潔看,曹依潔擠眉弄眼,神情甚為難堪,面對鍾可欣凝重的臉色、嚴厲的眼神,一聲不吭的模樣,讓曹依潔咧嘴咬牙:「我真的很抱歉。」

曹依潔鼓起雙頰,看著鍾可欣依然故我無動於衷的模樣,曹依潔抿了抿嘴:「妳也知道現代人生活壓力比較大,情緒上總是會充滿焦慮、煩臊和性急,上班族都是這樣的嘛!我也只是早上情緒向來緊繃了點。」

曹依潔前傾了一下身軀詢問:「妳能體諒對吧?」

鍾可欣臉頰抽動了一下,曹依潔緊張的往後縮靠在沙發上,額頭冒出汗水,不禁長嘆了口氣,伸長手臂端起玻璃杯,湊近嘴前喝了一口又一口的水,仍是瞧著鍾可欣的模樣,覺得自已快瘋了。

看著前來送飲料的服務生,曹依潔點點頭道了謝,待服務生走出包廂關上門,曹依潔摩拳擦掌,雙手擺放在雙腿上,踩踏了一下地板:「好嘛!不要這樣啦,我知道我都睡超過十個小時了,可是好不容易放假了,就是想賴在床上睡上一整天嘛,而且那時我還有點睏啊!就小小發了一下脾氣,沒必要這樣給我臉色看吧!」

鍾可欣挪動了一下頭,曹依潔縮了一下脖子咬了一下牙不確定的說:「我知道我有點起床氣,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已為什麼會這樣啊!」

曹依潔欣眨了眨眼詢問:「要不我們以後不要一起睡了?分床、分房或是晚上我回我那睡?」

鍾可欣瞇起眼睛坐正身子,似乎正在表達不滿,曹依潔立刻緊閉嘴巴,並不想讓一早的氣氛變得更僵硬凝結,曹依潔低垂下頭,一點辦法也沒有,瞄向鍾可欣的模樣喃喃抱怨:「不過是起床氣,妳就不能寬容一點嗎?」

鍾可欣不得不出聲,清了清喉嚨。由一大早開始,鍾可欣就不曾跟曹依潔說過半句話,除了進到早餐店後點了豐富的早午餐點外,就不肯再出聲了。

曹依潔秉息以待兩手緊張的握在一起,鍾可欣挪換姿勢,坐靠向沙發椅背兩手交叉抱胸,左腳抬放在右腿上看著曹依潔問:「寬容?」

曹依潔鼓起右頰沒有做聲,直勾勾瞧著鍾可欣,鍾可欣抿了抿嘴:「那天妳對我喊著要殺我全家,叫我滾遠點,還吼著要全公司都去死一死,而我只是從身後抱著妳想叫喚妳起床。」

曹依潔緊抿著嘴忍著笑,無法抑止身體因笑意抖動不停,根本就沒想到一大早會對鍾可欣說這樣的話。

鍾可欣嘆了口氣:「今天我想,竟然抱著妳叫醒妳不是什麼好主意的話,那麼用吻醒妳的方式總比較甜蜜、浪漫吧!」

曹依潔吐了吐粉舌,微低下頭咬著下唇,鍾可欣呼出一口氣,像是回憶早上的種種情形般,隔了一會才說:「妳醒就醒了,確實被我吻醒了,然後當場把我踹下床。」

曹依潔猛然站起身嚇了一跳,兩眼瞪的大大的,嘴巴張的大大的,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。鍾可欣點了點頭,上下打量曹依潔,兩手臂更緊緊的交錯抱在胸下:「然後把所有的枕頭都不偏不移的重砸在我身上,對著我怒罵。」

曹依潔臉上顯露驚駭的神情,緊緊閉著眼睛,眼皮微微顫抖,等著鍾可欣說下去,鍾可欣給了曹依潔一個白眼:「妳對我罵了什麼,要不要現在再罵一遍給我聽。」

曹依潔輕輕搖頭,實則哪裡知道一早上罵了什麼內容,鍾可欣抬起左腳踩放在地面上,手指輕撫勾動下巴:「我想想妳說了什麼,好像是……」

看著上方想了一會,鍾可欣接著說:「喔對!去死吧!殺千刀的雜種,要是欠人收拾的話,妳老娘我親自把妳剁成一塊一塊的丟到海裡餵魚。」

曹依潔頭昏昏腦脹脹,伸手重重拍擊在額頭上,往後跌坐在沙發上,整張手掌心蓋在眼前,撫過臉上打著冷顫。

鍾可欣前傾著上身,伸長手臂端起現打的蔬果汁喝著,曹依潔透過指縫瞄向鍾可欣的表情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看鍾可欣的樣子也不像編的出這樣荒唐的故事。

曹依潔好不容易移開臉上的手,不禁雙手合并摀在嘴前,看著鍾可欣一臉抱歉,光是在鍾可欣的房裡,在鍾可欣的床上,將鍾可欣踹下床已經夠震憾了,再加上那驚天駭地的台詞,曹依潔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。

鍾可欣前傾身軀,蔬果汁擺放在桌面上再次翹起二郎腿。

曹依潔嘆了口氣,目光由鍾可欣臉上移開,覺得自已真的是糟糕透了,毀了一次又一次兩人的早晨,而今天還是兩人第一次共度的周未假期,卻沒想到,會再次讓鍾可欣面臨這樣的狀況。

曹依潔嘟起嘴巴臉頰抽蓄了一下,看了一眼鍾可欣又看了一眼面前的大桌子,頓時爬滑下沙發,爬伏在地上鑽進桌下,此舉讓鍾可欣嚇了一跳,抬放下翹起來的腿,伸手摀在嘴前低頭驚訝,看著鑽出頭的曹依潔,抖動著身軀失笑出聲,曹依潔由桌底鑽爬到鍾可欣面前,像是賠罪般站起身子靠向鍾可欣,伸手摟抱住鍾可欣,以臉頰在鍾可欣的頭上輕輕摩擦呢喃:「對不起。」

鍾可欣會心一笑,輕撫曹依潔的背,任由曹依潔對著她大肆撒嬌,鍾可欣甜在心頭,哪還有怪罪:「妳這毛病需不需要看醫生啊?」

曹依潔抖動著肩膀笑出聲:「我也不知道耶!不過我會試著克制看看的好嗎?」

鍾可欣嘆了口氣,頭靠在曹依潔的身上蹭動了一下,抬起頭看著曹依潔,曹依潔於鍾可欣耳邊輕聲細語說著盡是抱歉的話,身後傳來騷動聲,曹依潔身子顫了一下,兩手猛然縮了回來,連說話的聲音也馬上停了下來。

服務生端著餐點進來,看著服務生的動作鍾可欣點點頭,小聲的在曹依潔面前說:「別動,現在反應太大反而會讓人更加注意。」

曹依潔一動也不敢動,身子不自覺僵硬了起來,耳邊傳來盤子放在桌面上的聲音。

鍾可欣始終兩手親蜜的摟抱著曹依潔背部,對著服務生微笑:「謝謝。」

服務生收起托盤,對著鍾可欣鞠了個躬:「請慢用。」

看著服務生離開包廂關上門,曹依潔臉上盡是僵硬為難的神情,鍾可欣牽起曹依潔的手,低頭親吻曹依潔的手背,曹依潔擠眉弄眼,快閃跑到一邊,拉整完全不凌亂的衣服,有些驚魂未定。

鍾可欣笑著搖頭,拿起銀叉子轉動了一下,輕拍沙發:「來吃。」

曹依潔僵硬著一張臉轉過來,無奈的走過去坐在鍾可欣身邊,接過鍾可欣遞過來的餐具。

曹依潔嚐了一口熱騰騰的早午餐看著鍾可欣,鍾可欣看著曹依潔已然露出笑容,曹依潔這才著著實實的鬆了一口氣。

期待已久的假期,確實有個糟得不能再糟的開始,可這完全沒有改變鍾可欣滿滿的期待,釋懷的和曹依潔聊著接下來一整天的計劃,而曹依潔反應良好,對於首次的約會安排甚為喜歡。

第59幕

鍾可欣身軀往後挪移了一點,低頭湊近鼻子輕蹭曹依潔肩膀,右手輕摸曹依潔的頭,鍾可欣嘟起嘴唇親吻曹依潔肌膚頻頻往下挪移,鍾可欣連連親吻,頻頻觀察曹依潔的表情,又親吻好幾下,又看著曹依潔,曹依潔始終閉著雙眼一臉享受,鍾可欣臉上浮現邪惡的笑容,低頭於曹依潔左肩頭下方的肌膚上吸吮。

曹依潔安祥享受的神情,頓時翹起嘴唇皺了一下眉頭,鍾可欣這次的吸吮與平常不同,曹依潔睜開眼睛緊張的兩手推著鍾可欣肩頭,往後挪坐欲制止的,鍾可欣動作非旦沒有停下來,還兩手臂摟抱曹依潔腰際,深深重重的吸吮著嘴中那塊肉。

「啊---」曹依潔像是受不了般,重推了鍾可欣一下,鍾可欣抬起頭露齒微笑,曹依潔露出無奈的表情,抱著鍾可欣往旁丟放在沙發上,鍾可欣嘻笑倒靠在沙發椅背,曹依潔快速下了沙發走到置物櫃前。

打開置物櫃,照了照櫃門上的鏡子,曹依潔哀怨的轉過身,看著笑咪咪的鍾可欣。

鍾可欣在曹依潔左肩下方留下一大塊吻痕,既清楚又明顯,今天穿的這件衣服根本就無法遮蓋住。

曹依潔大步走上前兩手叉腰歪著頭,鍾可欣咧嘴笑著走過來,伸手輕點曹依潔的鼻子,曹依潔輕聲嘆息,微蹲下身兩手伸到鍾可欣腰際,大肆的搔著鍾可欣癢,鍾可欣哈哈大笑,癢的蹲下身,快速的往後逃躲著曹依潔的攻擊。

看著鍾可欣逃竄的模樣,曹依潔哈哈大笑追了上去,再次連番攻擊鍾可欣,於鍾可欣身上大肆胡亂搔癢,鍾可欣大笑不已,看著曹依潔的動作,兩手擋來擋去,身軀頻頻倒退縮捲著,與曹依潔玩了起來,放聲大笑,休息室內佈滿歡笑聲,上演著一場追逃嬉鬧劇碼。

最終還是被鍾可欣得逞,曹依潔穿上POLO衫,短裙也沒有心情穿了,改穿上牛仔褲,兩手於側身拍了一下,轉頭看著穿戴整齊的鍾可欣,點個頭低聲問:「這樣可以了嗎?」

大一號的polo衫,多好啊!鍾可欣噘起嘴巴隔空親了曹依潔一下喜極的說:「最愛妳了!」

「哼!」曹依潔關上置物櫃的門走到鍾可欣面前,牽起鍾可欣的手,與鍾可欣十指交扣的牽握著,走出休息室依依不捨的鬆開,鍾可欣轉身由右邊走道離開,曹依潔則是轉身由左邊走道離開。

連著幾天,曹依潔照鏡子都看的到那片吻痕,與鍾可欣每次交歡纏綿時,都想著要報一箭之仇,卻又想起交往後,鍾可欣那一副想昭告全天下的態度,只好作罷。畢竟那似乎圓了鍾可欣的夢,曹依潔才不想鍾可欣凡事稱心如意呢!

吻痕愈來愈淡,最後完全消失。工作上班時,曹依潔繼續一開始的穿著,沒啥變化的POLO衫及牛仔褲,下班時間才換上特別穿給鍾可欣的衣服,也只穿給鍾可欣一個人看,鍾可欣看在眼裡甜在心裡,感動吶!

 

總經理室的門傳來一聲敲響,鍾可欣以著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打開門,伸長手臂挽著曹依潔脖子,拉抱了進來關上門,曹依潔手中端著咖啡,嘴唇被鍾可欣完全親吻住,曹依潔一邊穩住咖啡,一邊湊上前親了鍾可欣嘴唇好幾下:「咖啡要倒了。」

鍾可欣瞥看了一眼咖啡,慢慢挪移腳步,仍是不停的給予曹依潔熱情之吻,曹依潔左手摟抱鍾可欣腰際,往前走著待靠近桌邊,抱著鍾可欣、親吻著鍾可欣,慢慢蹲下身擺放好咖啡。曹依潔瞬間與鍾可欣緊緊擁吻在一起,轉著圈圈來到沙發前,坐了下來。

鍾可欣跨跪曹依潔身軀,開心的看著曹依潔,曹依潔湊近以鼻子與鍾可欣鼻子輕輕磨擦,皺了皺鼻子,鍾可欣輕笑出聲湊近親吻,曹依潔摟抱鍾可欣歪著頭熱吻,鍾可欣往後倒躺在沙發上,兩手交錯撫摸曹依潔背部,閉著眼睛享受曹依潔的熱吻,曹依潔撫摸鍾可欣側身由上往下又由下往上,鍾可欣輕撫曹依潔臉頰,笑問:「今天什麼日子?」

曹依潔停頓一下露出笑容問:「今天什麼日子?」

鍾可欣搖晃曹依潔兩下,撒嬌嘟嘴問:「今天什麼日子?」

曹依潔開心的笑:「今天什麼日子?」

鍾可欣微縮了一下頭,瞥向上方眨眨眼:「我問妳今天什麼日子耶!」

曹依潔點點頭親了鍾可欣嘴唇一下:「對啊!今天什麼日子?」

鍾可欣皺了皺眉頭,扶抓沙發椅背坐了下來:「我問妳,妳要說今天什麼日子?」

曹依潔向前點了兩下頭,鍾可欣露出滿心期待的表情,曹依潔眉開眼笑:「今天什麼日子?」

鍾可欣皺眉哀怨,曹依潔根本就是在跟她繞口令也不給個答案,鍾可欣站起身背對著曹依潔:「妳不記得了。」

曹依潔眨了眨眼睛不作聲,鍾可欣有些惱怒的跺了一下腳,舉步就要走,曹依潔大笑出聲伸手拉握住鍾可欣的手,拉向自已,鍾可欣移動腳步,往後坐靠在曹依潔身前,曹依潔歪著頭,看了看鍾可欣臉上失望的表情,手指勾撫著下巴看著上方想了想,鍾可欣張著嘴一臉期待,瞄了鍾可欣一眼,曹依潔低下頭與鍾可欣四目相對,手指指向鍾可欣開心的問:「熊熊滿一歲了對不對?」

鍾可欣點頭如搗蒜,轉過身開心環抱住曹依潔的脖子,親吻了一下曹依潔的嘴唇,見著曹依潔湊近要親,鍾可欣身軀往後倒躺,曹依潔露齒微笑又要湊向前,鍾可欣輕輕搖頭,手指輕撫曹依潔嘴唇,曹依潔鼓起雙頰任其消氣。

鍾可欣坐正身子甜蜜的說:「還有……」

曹依潔眨了眨眼睛孤疑的問:「還有?」

鍾可欣點兩下頭,曹依潔手指比在太陽穴邊,看著上方想了想,對著鍾可欣輕輕搖頭:「什麼?」

鍾可欣眨了眨眼睛,手指著自已的臉:「我生日。」

曹依潔臉上佈滿的笑容頓時垮了下來,湊近問:「是今天哦!」

鍾可欣開心的點了幾下頭,在曹依潔的嘴唇上親了一下,曹依潔有些苦惱,連忙在鍾可欣嘴唇上親了一下:「生日快樂!」

鍾可欣甜甜的笑出聲:「謝謝!」

過去鍾可欣為曹依潔辦了場終生難忘的生日,這會曹依潔沒有點東西呈現,哪對的起鍾可欣,曹依潔抿了抿嘴咧笑,實則心煩意亂,有些心慌慌。

鍾可欣開心的在沙發彈坐了一下,伸長手臂取來咖啡,輕輕吹氣:「去年我生日,邀請妳一起吃飯,我真的好快樂哦!」

曹依潔不著痕跡的呼出一口氣,直覺得自已這個女朋友似乎不太盡責,都在一起一年的時間了,竟然不知道鍾可欣的生日,明明還曾經拿過鍾可欣的身份證來看,各式證件也在面前不知道看過了幾次,從來沒有留心注意。

鍾可欣歪著頭瞥向曹依潔問:「我們一塊計劃今晚要怎麼過?」

曹依潔眨了眨眼睛笑:「好啊!不過下午好嗎?副理要我辦事情。」

鍾可欣抿了抿嘴,點點頭甜蜜的說:「好!」

曹依潔陪著鍾可欣坐了一會,端著空咖啡杯離開總經理室,覺得自已死到臨頭了,若沒有給鍾可欣一個開心的生日,是怎麼樣也無法交待。曹依潔走到樓下時哀怨嘆氣,滿腦子亂糟糟的,責備著自已,沒有注意到今天是鍾可欣的生日,根本無法思考其它的事。

鍾可欣滿心期待的辦著公,好心情掛在臉上,連與一同開會的主管們也發現鍾可欣的好心情,還出聲關心詢問。

P497-498

曹敬平咬了咬牙,許美珍狐疑的問:「好好的女生不當當什麼男生?」

曹依潔抿了抿嘴,看著曹敬平、許美珍惱怒:「還不都是你們。」

曹敬平、許美珍茫然的伸手指在自已臉前,曹依潔有些沉重的說:「爸,我們生在什麼樣的環境、家庭和社會啊!重男輕女、物化女性、性別歧視、男女不平等的社會耶!哪一個女孩子從小到大不是都看到這些感受這些遭受這些,誰還想當女孩,成為那個被輕視不被重視的女孩?」

曹依潔伸手指著曹敬平:「這都是你們害的。」

曹敬平心跳漏了一拍,曹依潔手臂垂放下來,激動的大聲說:「女性T化就是整個社會、整個環境、整個家庭、整個國家、整個世界的責任,她們是在極大的環境打壓下演化出來的,就算終其一生不接受自己身為女兒身的事實,她們還是不得不這樣做,跟男生競爭比較著,只為證明自已能力並不輸人,也有精采活著的權利。

她們改變不了世界改變不了世人,是在沒有選擇的選擇下做了這樣的決定,你們根本就無法理解,那種打從心底排斥抗拒自我、內心的聲音有多壓抑有多難過,卻又必須每天都面對著不斷嘲笑著自已的這副軀殼,只有痛苦!

她們不過是在大聲的訴說著,還我一個合理的世界、還我一個公平的人生、還我一個正當的生命,而不是從呱呱落地性別確定的那一刻,就像被判了死刑一樣,注定一輩子飽受不公、不平、不正、不義,凡事沒有道理通通都不合理,只能委屈求全、飽受折磨,只因為我生為女兒身?價值、存在就理應被斷定嗎?」

(六) 頁數、定價:試排估價480頁左右,定價480元

(七) 印製數量:3000本

二、  計畫內容

洽詢出版社:白象文化

三、經費需求表

此為點石成金出版社報價簽約單,與白象文化報價相符,差別於倉儲運費,點石成金為1本8元,白象文化1本6元,故選擇白象文化。

小說收縮膜3000*5=15,000元

經銷上架兩年基本費5,000元

倉儲運費3000*6=18,000元

封面插畫費10,000~20,000元不等 

一年期贊助

已經募得
$0
目標金額 $300,000
完成目標
0%
剩餘天數
已到期
截止時間 2017/04/01 23:59
  • 10802積分
  • 10802M幣

你可能會喜歡